孩子出生的第一个动作 就是身体最深层的学习

婴儿自出生以来,就一直在动,而这些动作与环境中的声音有直接关连,特别是母亲的声音。

婴儿的每一个动作(即使是看起来不穗,好似非自主性的动作),都会跟随着声音和眼前事物起舞,是身体对周遭环境的反应,彷佛在响应外在世界。从出生的那一刻起,孩子的第一个动作,就是身体最深层的学习。

「动态」是来自灵魂的一种语言模式

我们会感受到对肌肉的刺激,并从增加的血液循环中获得短暂快感。然而,这些活动比较像是瞬间打破障碍限制,而不是有目的性、有意义的自由移动。

我们可以在看完电视后,观察自己的身体,就算只有30分钟的电视时间,也会感觉到身体有些迟钝、沉重。然后,观察正在看电视的儿童,以及结束电视时间后,孩子移动的样子: 他们是不是有些急躁、好似身体不受控制,不然就是彷佛正在暖身,需要一阵子,身体才能正常运作。

我们的内在运动觉变得虚弱 像是拖着自己的身体在行走

在现代社会里,我们的「动态」不是困乏不足,就是过度致力于锻炼肌肉。我们整天工作,或是待在学校,就连小孩也待在幼儿园中; 接着,我们下了班、放了学,但是不管去哪里,都由汽车、巴士或地铁运载着,我们的内在运动觉变得虚弱,更像是拖着自己的身体在行走。

另一方面,我们尝试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平衡「被限制」的感觉, 例如去健身房用机器锻炼身体,或是有组织、规则的连动、慢跑…… (或是只为了释放而疯狂的跑步、敲打、破坏或碰撞东西)然而,这些活动都无法形成健康的运动觉。

运动觉:人类对身体动作最基础的感知

初阶感官中的运动觉( the sense of movement),能够感知不论静止或是移动的动作。透过肌肉系统,我们感觉到身体的动作,当我们移动头部时,能感知到自己的颈部。

「运动觉」这个感官系统,不仅能够感知到身体较大的动作,例如手臂和腿部的感觉,还能感知到更多、更微妙的动作,例如:眼睛的运动、手指和脚趾的运动,还有呼气与吸气时,胸部和腹部的运动。当运动觉以健康的方式运作时,我们的身体会感受到「自己存在的原因」,也就是说「这些动作具有目的性」。

运动与平衡 已经被现代社会破坏

鲁道夫﹒史代纳提到,最先的四个感官在健康的婴儿出生时,就已经被赋予其中,这也是人类最根本的基础。出生之时,这十二个感官都已经在我们其中。

但是,我们必须先着重在最主要、最低阶、最有形的感官。正常发展下,我们会展现触觉、运动觉( the sense of movement反映身体各部分的连动和位置状态的感觉)、平衡觉(the sense of balance因所处的位置发生变化而产生维持身体平衡及空间定向的感觉),以及鲁道夫、史代纳所说的「生命觉」(Iife sense 与触觉交互联系运动是一种对自我的厌觉。透过整个身体里的生命戚,我们能戚受到自己的生命状态,平衡身体各部位间的合作)。

现今孩子的需要,我们必须能够用生动的视角观察他们

「看」的基本姿态是什么?如果将之转化为精神能力,就能真正「看见」我们在「看什么」。当我们看到最深切的爱,即我们的孩子,我们会看到什么?

为了看到现今孩子的需要,我们必须能够用生动的视角观察他们,并且从孩子身上学到他们需要被教导的内容。在「身体」这个最基本的范围里,如果我们仔细观察,看到的不仅仅是孩子最需要的能力,也是我们需要被治愈的地方。

孩子需要我们教导他们身体与世界的关连

我们现在看到的是, 孩子需要我们教导他们身体与世界的关连, 特别是与他人之间的关系, 例如: 在一个「看到」但不一定真正「看见」的世界里,就必须培养孩子的视觉感官, 或是至少培养能「真正看见」的能力。

「真正看见」是介于观察与被观察之间的一种察觉、创造性活动, 不是虚拟世界、电视、电脑上的图片。

现代孩子进入的是什么样的世界?

现代孩子进入的是什么样的世界?为什么我们曾经能够自发性学习,现在却需要有自觉的开发、甚至被教导呢?只有了解每一世代的孩子所缺乏的能力,才能小心地、自觉地知道「孩子需要学习什么?」并展现在学校课程中。

当我们真正发觉孩子「等待被引导的地方」时,孩子便会引领我们找到答案,完成这趟学习过程。

 

教导孩子之前 我们必须先认识自己的「连动觉」与「平衡觉」

我们早已无法在自身看见这些感官运作,然而,这些低阶感官如此重要,一旦被破坏,我们就无法在他人身上看见这些感官运作,甚至是我们孩子的感官运作。因此,教导孩子之前,我们必须先认识自己的「连动觉」与「平衡觉」!但是,我们该从何了解起呢?

 

开始将「运动」和「平衡」理解为「实际的感官活动」

但是,在这个世代,这两个元素不再被假定为身体的正常功能,我们必须开始将「运动」和「平衡」理解为「实际的感官活动」。

作为实际的感官活动,运动觉和平衡觉就会被破坏、扭曲,只有当我们了解「必须以健康的方式」来教导孩子时,两者才能够以健康的方式来作用。